微博持续多年保护未成年人群体 将其作为长线工作稳步推进

微博持续多年保护未成年人群体 将其作为长线工作稳步推进
近日,中央网信办启动了“清朗·暑期未成年人网络环境整治”专项行动,聚焦解决7类网上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突出问题。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就是防沉迷系统和“青少年模式”效能发挥不足问题。重点排查解决网站平台防沉迷系统问题漏洞,解决“青少年模式”入口不显著、识别不精准、专属内容不够丰富、应用效果不佳等问题,进一步优化模式效能,着力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
其后,互联网平台针对未成年群体的保护措施逐渐严格,包括腾讯、网易等公司相关政策出台落地。但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微博早于2018年便启动针对未成年人群体的相关措施,并近期已经开始启动新一轮优化。
微博高级产品总监孔国东在专访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过去三年,微博一直并未松懈对未成年人使用情况的关注,并且不断对产品进行优化迭代,改善未成年人网络环境。不过,各种客观因素很难做到完全的封堵,需要与产业链,乃至全社会共同来解决未成年人保护的课题。
微博从2018年开始关注未成年人保护
2018年10月9日晚,新浪微博发布社区公告,称将自2018年11月1日上线的新版本客户端起,微博暂停对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开放注册功能。
公告表示,为进一步营造清朗、健康、文明、有序的平台环境,切实保护未成年人网络空间安全,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微博将调整未成年人注册和使用微博产品的规则。
谈到2018年的动作,孔国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当时的大背景,一方面是世界各国对于网络信息以及隐私的保护都在加强,对未成年的保护也在加强,欧盟GDPR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就是在2018年5月份正式生效,紧接着就是2018年6月份美国加州出台了《消费者隐私法案》,也签署成为法律,这两个相关法律在很大程度上规范了互联网的用户信息,以及用户保护方面的细节,但当时国内在用户信息以及隐私保护等方面的保护还属于进行中,微博当时也是因为看到了这样的趋势,所以在2018年10月份,基于保护未成年的角度出台了一些措施,对未成年用户使用微博的规则进行了调整。
孔国东表示,微博影响力越来越大,很多名人包括一些当事人都在微博活跃,全社会都在关注,用户之中必然包括一部分未成年,微博当时就考虑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对未成年人有一定的保护作用。对于信息的甄别他们缺少一定的识别能力,这就需要企业在产品设计层面的特别关注。
其后,微博在多层面将对未成年人群体的保护进行了下去。2018年12月,经过初步调研,微博提出适合自身特性的青少年模式,即监护人主导控制,子母账号管理,独立内容池,社交互动信息与成人隔离等功能。2019年5月,青少年版随9.5版本产品上线发布,专门提供适宜未成年人浏览和参与的内容及活动,确保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更加有效。同年7月,青少年模式优化,包括白名单内容池准入规范,强化内容审核机制,下线视频弹幕,移除充值、打赏、红包、会员、广告、头像挂件等商业化功能,加强搜索结果保护过滤机制,移除关系推荐模块。
2020年7月18号到9月份,每周微博都会通过微博管理员的账号在微博上去向用户公开发布进程信息,包括对于一些大号甚至几十万、上百万粉丝大号的处置,还微博平台以健康的环境。
另外,2020年7月,微博还组织发起了针对青少年的互联网护苗2020主题专项活动蔚蓝计划,“我们对未成年保护是需要多方面的,不只是某一个点,我们会定期的一方面是基于国家主管部门的号召,另外一方面基于我们自身发现的一些集中的问题我们都会做一些集中全面的清理。”孔国东表示。
未成年人保护需要全产业链共同参与
未成年人保护是一个常看常新的问题。在2018年进行对14岁以下用户的注册限制后,微博发现不能只靠简单的规则限定解决,因为这个方式并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于是微博成立了关于微博青少年版的专项项目,将专门的产品与技术研发人员集中起来,封闭去做该项目的研发,做到在一定程度上满足未成年人微博需求的前提下,解决对未成年人的保护问题。
2021年6月1日,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落地实施。网信办曾发文称,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这次修订中专章规定了“网络保护”,开启了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新篇章。心智尚未成熟的未成年人缺乏自我防护能力,他们在享受网络便捷的同时也面临着更多的网络风险。
基于最新修订的内容,微博正在优化完善未成年保护产品功能。比如青少版的时间锁,所谓时间锁就是家长可以设定具体的每天使用时长,让家长更灵活控制孩子使用手机的时间;又如宵禁模式,在该模式下,将减少未成年人在休息时段的使用。通过这些功能的完善,决定权将交由家长来管控,从而进一步促进未成年人健康上网。
同时,“通过内容池的调整和完善,来满足未成年人用户获取知识、增长见闻的需求。”孔国东称。当前的未成年人,也就是“00后”们是天然的网络原住民,网络也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目的,也是为了保障未成年人参与网络的各项权益。
通过技术从用户注册环节就可以对年龄进行机械化的区分,但用户的使用习惯带来了新的问题,这需要全产业链来共同应对。有行业专家表示,如果要求每家互联网公司单独开发未成年人识别模块,不仅会造成重复开发的资源浪费,也会存在用户隐私等新的问题。因此,要解决未成年人保护问题,还需要终端厂商、电信运营商等上游企业参与。
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会长任贤良曾对媒体表示,加强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需要多方协同、综合施策,司法机构、政府部门、企业、社会组织、学校和家庭要各司其职。
上述网信办文章也指出,此次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建立了对未成年人的双场域、全链条、多主体的网络保护体系。既在网络空间中对未成年人进行网络保护,又在现实空间中对未成年人进行网络保护。
对于未来,孔国东表示,随着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提出,国家、社会、学校和家庭应当加强未成年人网络素养宣传教育,培养和提高未成年人的网络素养,增强未成年人科学、文明、安全、合理使用网络的意识和能力。对未成年保护将是一个长线持续进行的工作。
文章作者

任倾
打开第一财经APP,阅读体验更佳

Read More